沙漠驼铃 发表于 2018-1-16 10:22

僵尸先生

本帖最后由 沙漠驼铃 于 2018-1-16 15:07 编辑

      姜先生叫姜施,在圈子里可是个好人,在圈子附近也获得了十分的好感。原因只是,他做事为人极有规矩,还可以用子曰诗云来论证。

      他其实只算得上一个很小很小的人物:生活在一个依山傍水的小镇,当一个算不上行政级别的股长助理,做一份不见得有啥用的工作,拿一份不可显赫的薪水,貌无丰仪,才无可显。他赢得好人的资本,仅仅是按部就班、中规中矩、无可挑剔。

       听说某校有个魏源,背上有三根反骨,好话讲不通,弹压又不服。出于“和谐”考虑,股长派他去做疏通工作。来到那个单位,他初略了解了一下情况。原来是魏源上课期间,一学生上讲台时撞在课桌上,手肘脱臼,学校扣了他三千块,他不服,他要申诉,他要骂娘,他想打人。

       姜先生思考了一下,理清了处理思路。他先找魏老师谈心,理由一条条摆上桌面。由于他横高武大,又黑如炉膛,形神真显出包公的几分风彩。

       姜先生说:“学生在学校出事,是不是学校要负责任?”

       魏老师说:“那当然!”虽然他很有礼,但不卑不亢。在魏老师看来,孔子之礼本质上是互相尊重,领导也需要尊重的。


       姜先生说:“你是当班老师,为什么你不能负责任?”


       魏老师说:“我没说不负责任,我只是要求不特殊对待而矣。学生意外不是有保险报销吗?县局是不是有文件规定只要学生出了意外,老师就要赔多少钱?学校有这样的处理先例吗?我只听说某领导打了学生一个耳光,学校代赔两千块!”

      姜先生感觉碰上了一根难啃的骨头,喝了一口茶,轱辘一下喉咙,说:“三千块你接受不了?可我听说一个老师因为学生不完成作业,打了几板屁股,赔了几万块,调到一个山上教小学。听说那老师因不堪受辱上吊了呢,你还算幸运的哦!”

          魏老师回道:“不是网上反响很强烈吗?都认为为了息事,对老师处理又快又狠!其实怪胎奇皅!”

          姜先生一时语塞,马上换个角度:“你读书人爱讲歪理!可我要问你,你对领导行拳舞掌,一幅要吃人的样子,合孔子之礼吗?”

         魏老师本有点激动,稍微平复一下说:“我有礼在先,可受官僚主义渺视。若按孔子为人处事标准,莫说骂几句还可以打人的。”

      “何解?……”姜先生拖长了一点声音。

      “义与之比啊!”

      “为自己利益也叫义吗?”

      “是的。像山东于欢案,帮助他人叫义,他挺身救母就不叫义?法院都改判了呢?”

         没辩过魏源,姜先生十分气恼,但为了保持好人形象,他强压火气,拿出最后一招,和风细雨道:“你是想解决问题不!可你火冒三丈,不知向领导恳求商量,只一味的逞强,方法恰当吗?”

      魏老师说:“我讲过理的,也不知道讲理有不有用。只知道以前站在操场里骂娘的似乎很得实惠,是不是人只怕恶啊!”

       姜先生铩羽而归,心里不爽。他想,以往做任何事,他都一封书一样,从没留任何尾巴,这次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呢?

       心情很不好,平时有点好文的他就上了一下网。他依然沿袭了现实里的性格,不过,虚拟世界里可以更固执更霸道一点的。

       他评论一个人的评论道:“你这腐朽化神奇是很不儒道的,是对作者的贬低!没见你们有好作品,只知道发怨气,正能量在哪里?”

       网友回道:“文学群,文人间,讲人性讲真话也可儒性,何必拘泥呢?你只怕不该叫姜施先生,只能叫僵尸先生哦!”

       “我看你那篇小说根本不叫小说,不是主人公的我那么多篇幅?”

      “小说的定性是什么?你查查字典再说。死搬硬套,能叫文学创作?”

      姜先生网上也碰壁了。



乌石峰好 发表于 2018-1-16 12:54

拜读佳作

乌石峰好 发表于 2018-1-16 12:54

拜读佳作

稻村渔夫 发表于 2018-1-16 13:44

小人生,大智慧

纳兰若容 发表于 2018-1-16 13:48

姜先生叫姜施,在圈子里可是个好人,在圈子附近也获得了十分的好感。原因只是,他为人做事极有规矩,还可以用子曰诗云来论证。

纳兰若容 发表于 2018-1-16 13:49

他其实只算得上一个很小很小的人物:生活在一个依山傍水的小镇,当一个算不上行政级别的股长助理,做一份不见得有啥用的工作,拿一份不可显赫的薪水,貌无丰仪,才无可显。他赢得好人的资本,仅仅是按部就班、中规中矩、无可挑剔。

纳兰若容 发表于 2018-1-16 13:49

听说某校有个魏源,背上有三根反骨,好话讲不通,弹压又不服。出于“和谐”考虑,股长派他去做疏通工作。来到那个单位,他初略了解了一下情况。原来是魏源上课期间,一学生上讲台时撞在课桌上,手肘脱臼,学校扣了他三千块,他不服,他要申诉,他要骂娘,他想打人。

纳兰若容 发表于 2018-1-16 13:49

姜先生思考了一下,理清了处理思路。他先找魏老师谈心,理由一条条摆上桌面。由于他横高武大,又黑如炉膛,形神真显出几分包公的风彩。

纳兰若容 发表于 2018-1-16 13:51

欣赏学习!


唐寡白 发表于 2018-1-16 14:30

本帖最后由 唐寡白 于 2018-1-16 14:33 编辑

      上午读老师的文,一个中午都在想着这件事情。沙漠老师的笔,正在塑造一个个鲜活的生命,他或他,都是我们的国民性当中存在的活生生的例子。这些人,或本本主义、教条主义;或官本位思想严重,老子天下第一;或两面三刀,谋取私利。他们或张牙舞爪、或冠冕堂皇。该做的不做,不该做的是瞎指挥,指手画脚乱做!在其位,谋私利,不谋其政!他或他似一个个毒瘤,侵吞着国家原本健康的肌体!
      盛世,这群人搞得小民疲于奔命。
      乱世,这些人整个天下民不聊生。      民族的劣根性,国人大都是“事不关己,高高挂起”之辈,从而导致整个社会风气江河日下,一发不可收拾!以致虽有范仲淹、鲁迅等等,那些年,那些家国,还是日复一日走向没落!最终,谁也不能幸免!
为沙漠老师的现实主义作品点赞!


      建议加精!{:114:}{:6_532:}

沙漠驼铃 发表于 2018-1-16 14:47

唐寡白 发表于 2018-1-16 14:30
上午读老师的文,一个中午都在想着这件事情。沙漠老师的笔,正在塑造一个个鲜活的生命,他或他,都是 ...

寡白辛苦了!在你我的身边,是不是常碰到这类人:他们貌似公平公正有理,其实根本看不到问题的本质。他们既无自己思想,又无深厚文化,更无简单得体的处理问题的方法,只知道上级怎么说、大多数人怎么说,就认为应该怎么说。他们甚至连独立人格都没有,理解一句话都很机械。这类人是不是很有代表性、典型性。这类人就如同一个被驱赶的尸,只在他人指挥下一步一趋,此之谓僵尸先生。

唐寡白 发表于 2018-1-16 15:13

沙漠驼铃 发表于 2018-1-16 14:47
寡白辛苦了!在你我的身边,是不是常碰到这类人:他们貌似公平公正有理,其实根本看不到问题的本质。他们 ...

老师,用你看问题的眼光去和他们比较,不觉得对自己是贬损么?

老船还行 发表于 2018-1-16 19:59

为魏源的三根反骨点赞,为姜施的“僵尸”结局喝倒彩。欣赏沙漠老师别具一格的讽刺小说!

唐瑜琦 发表于 2018-1-16 20:05

小说刻划人物生动鲜明,有血有肉,语言精炼,耐人寻味,欣赏学习!

沙漠驼铃 发表于 2018-1-16 21:25

老船还行 发表于 2018-1-16 19:59
为魏源的三根反骨点赞,为姜施的“僵尸”结局喝倒彩。欣赏沙漠老师别具一格的讽刺小说!

谢老船、寡白,你们保重,一生平安!

彭银华 发表于 2018-1-16 21:56

本帖最后由 彭银华 于 2018-1-17 10:23 编辑

愤世疾俗,太现实了。


孔志勇 发表于 2018-1-17 10:01

从思想上来说,作者表达的是对社会不公的愤懑,鲁迅当年写作的初衷,即呐喊几声,希望引起疗救的注意。我肯定这篇小说的初衷。但就创作技巧而言,本文是生硬的,太说教。小说流于说教,就难得别开生面。当年的《山乡巨变》《太阳照在桑干河上》之所以现在无人问津,就在于说教太多。
此观点,供沙漠君参考。

将军不抽车 发表于 2018-1-17 10:13

作者心愿美好,愤世疾俗,精神可嘉

管理员贺姜华 发表于 2018-1-17 10:44

针砭时弊,有视角,不足在于为了思想性,牺牲了语言的粘性。

大伪 发表于 2018-1-17 11:51

我就笑笑,说不得,说不得
页: [1] 2
查看完整版本: 僵尸先生